正文

养蛊笔记

养蛊笔记景逸辰眉头微微一皱,直接毫不客气的一脚把他踹出了好几米远一向极少外出的章蓉,昨夜不知为何,接了个电话之后,破天荒开车出门了,她的车在环湾高速上跟另一辆高速行驶的车相撞,两辆车全都被撞毁,两个人虽然都很快被路过的人打了120急救送进了医院,但是还是在一小时后先后抢救无效死亡他现在当真是无比愤怒,恨不得再扇景逸然两耳光!景逸然完全是莫兰养大的,她在他身上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他竟然敢伤她!这是景中修的母亲,纵然自从赵晴死后母子两人的关系降到了冰点,但这永远都是生他养他的母亲,除了在章蓉的事情上她做错了,其余时候都对他疼爱有加,为整个景家操心了一辈子,是最应该受到尊敬的人!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她!她活了七十九岁,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伤?!连老爷子都从来不会动她一根头发,凡是让她受伤的人,他们爷俩早就让那些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景逸然被景中修一脚踹倒在地,整个人都撞进了他砸烂的那堆碗碟碎屑里,疼的他浑身针扎一般,骨头似乎都要裂开,好一会儿都没有爬起来

”老爷子瞪他一眼,不悦的道:“咱家还用看?那自然是顶顶好,老宗祖早就说了,咱老景家千秋万代鼎盛无比!咱们这才几代!眼前这点儿破事儿算什么,想当年我可是顶住了十几个家族的围攻,现在才四五个家族,急个屁!你不用插手,让逸辰那小子一个人应付去,他要是这点儿能耐都没有,干脆赶紧回家生孩子,趁我还能多活几年,养个小的我们重新培养,让我重孙接班!”他说到这儿,还没等景中修开口,就急急的往外走,一面走一面还念叨着:“哎哟,罪过罪过,今晚又睡晚了,回头我又该比木问生那老头子少活好几天了!那老妖精活一百五,我活一百四十九总行吧!嗯,赶明儿我就搬他家住去,兴许新长出来的白发还能变得跟他一样黑!”景中修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年近八十的父亲腿脚灵便的快速出了客厅,他摇摇头,转身也朝自己的卧室走去只是,他想让章蓉死是一回事,有人利用她,把她害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景中修在景家积威甚重,景逸然纵然愤怒的几乎要杀人,听到他的话却依旧顿住了脚步她们两个哪里知道,木青是被景逸辰吓怕了,他碰他衣角一下,都被摔的半个月下不了床,这要是跟他躺一块儿睡觉,明早儿起床,床上将会只剩下一个人,另一个,也就是他木青,会毫无悬念的变成一具尸体!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如果真要做个风流鬼,那也要跟牡丹在一起,不是冰山啊!这事儿真的是连玩笑都不能开,他真是连想都不敢想!赵安安见木青竟然这么怕景逸辰,顿时起了促狭之心,她用一个挑逗的姿势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又用妩媚的眼神盯着木青,缓缓的问他:“木青,你到底……要不要?”这话说的暧昧至极,木青很想说“要”!可是他要是说了这个字,估计景逸辰能直接把他从窗户上扔出去!人在被逼迫的走投无路的时候,通常都能被逼出潜力来应急,所以木青只是短暂的苦恼之后,就立刻道:“景少不要我,所以我要你!”赵安安没看到好戏,悻悻的道:“哼,没劲!”木青的难缠劲儿,赵安安是知道的,她一时半会儿赶不走他,只好一把拉过上官凝,对两个男人道:“你们乖乖的在客厅呆着,我们去洗澡,要是有人敢偷看,或者又让阿虎来开锁,本姑娘可要报警了!”她其实说的是木青,景逸辰肯定不会偷看她洗澡,而他是否偷看上官凝洗澡,那都无关紧要,反正两人是夫妻,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她就是怕木青那个疯子,会偷看她洗澡!事实证明,赵安安的担心是完全正确的!赵安安家的两个浴室分别在两个卧室里,景逸辰不会在外面跟妻子一起洗澡,免得看了她的身体他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反应,但是他牢牢的守在妻子浴室的门外,生怕赵安安闯进去一样——他不担心木青,他笃信木青不会,也不敢!木青这会儿正忙着偷看赵安安呢,怎么会去觊觎其他女人,在他眼里,女人只分两种:赵安安,还有其他女人养蛊笔记上官凝在一旁直笑,那小服务员还挺机灵的,知道让别人来送餐,她要是来,估计赵安安能吃了她!气氛欢乐,上官凝忍住了想要问赵安安跟木青的事

养蛊笔记景逸辰一面给她按摩脚心,一面淡淡的道:“谢什么,这都是他该做的她是太开心了,觉得赵安安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又酷又帅,青春洋溢,整个人充满了生机,不像她上次在德国见到她时那种骨瘦如柴的模样不过,您老什么时候还会看命格了?”景天远一点儿也不在意儿子的质疑和语气里透出的戏谑,他老神在在的道:“我上通天文下晓地理,研究易经八卦十好几年了,还能没点儿门道?算了,说了你也不懂,等你什么时候跟我这个岁数了,就懂了!”景中修听他自夸,不由笑了起来:“那您倒是给看看咱家的气数哪,省的咱们还得大半夜的死十几万的脑细胞

上官凝看着她开朗的模样,心里却只觉得酸涩无比她上前抱住景逸然,双目通红的大声道:“跟阿辰没关系!你疯了吗,怀疑自己的亲哥哥!这件事是有人在背后搞鬼,故意离间你们兄弟两个的,目的就是让我们景家不得安宁!你不要中了别人的圈套!”景逸然厌恶的甩开莫兰的手,莫兰都七十多岁的人了,力气怎么可能比得过他,她没有防备的一下子摔倒在地,膝盖上摔出了血迹,让她痛呼出声景天远一直都觉得她就是景家的祸害,从来都没承认过她是景家的儿媳妇,他现在是景家最高地位的象征,可不会去给那么一个女人长脸,就算这个女人是孙子的母亲也不行养蛊笔记

<sub id="8402h"></sub>
    <sub id="ham77"></sub>
    <form id="jogqn"></form>
      <address id="k3g7d"></address>

        <sub id="0ljn5"></sub>

          最强小农民 sitemap 废星 小说 洞房之夜 末日预言
          网游之野蛮之王| 重生| 律政俏妈咪| 罪青春| 逆鳞txt下载| 盘龙之风行| 忽尔今夏| 假凤虚凰| 小说免费阅读网| 贵族学院俏皮千金记事簿| 妖皇| 海岸线文学| 小说站| 踏星| 黑暗的故事| 蜜香沉沉烬如霜| 无心神医| 诛天| 邪仙|